• <nav id="ucaia"></nav>
  • <nav id="ucaia"></nav>

    一米综合资讯社区

    茅盾手稿天价拍卖破了中国文学作品手稿拍卖的价格纪录

    时间:08-21/2019 23:24 | 点击次数:

      【摘要】 2014年1月5日,茅盾手稿《谈最近的短篇小说》在南京经典拍卖有限公司的2013年秋拍中国书画专场上进行展览拍卖。经过44轮激烈竞价,这份手稿...

    2014年1月5日,茅盾手稿《谈最近的短篇小说》在南京经典拍卖有限公司的2013年秋拍中国书画专场上进行展览拍卖。经过44轮激烈竞价,这份手稿原件以1207.5万元的高价拍出,打破了中国文学作品手稿拍卖的价格录。

    也就因为这份手稿,茅盾家属将南京经典拍卖有限公司告上了法庭。

    2016年9月29日,南京市六合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茅盾手稿《谈最近的短篇小说》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案。当天庭审主要焦点有二,一是受案作品是否构成书法作品,二是著作权人与物权人的权利冲突。

    茅盾手稿天价拍卖破了中国文学作品手稿拍卖的价格纪录

    被拍出了一千二百多万元的茅盾手稿

    这是一份什么样的手稿?

    《谈最近的短篇小说》是茅盾于1958年写下的一篇评论文章手稿,文字内容已发表于1958年的《人民文学》第6期。因此,茅盾家属并不起诉南京经典拍卖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南京经典)侵犯手稿的文字作品发表权。但他们认为,这份毛笔手稿本身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是一件难得的书法作品。

    茅盾于1981年去世,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相关规定,著作权属于公民本人,公民死亡后,其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在50年内依照继承法的规定转移。

    原告律师赵卫康表示:“本案原告是茅盾的孙子和孙女,被告从未向他们申请许可就拍卖他们祖父的作品,并且由于他们从茅盾那里继承下来的对手稿管理一贯的严谨作风,原告在精神层面也被这样的拍卖行为伤害了。”

    赵卫康表示,不只原告认为该手稿是一份书法作品,就在南京经典官网上,也认可该“手稿是书法作品”。比如该网一篇名为《茅盾珍贵手札欲打破鲁迅拍卖录》的报道写道:“茅盾的字确实写得不错,称他为书法家,似不为过,虽然茅盾并非以书法名世。这份手稿让我们再一次感受到其书法的魅力,使我们看到了茅盾所擅长的‘瘦金体’的艺术美感。‘瘦金体’,还是‘美人碑’,茅盾的书法,让我们看到了这两者的完美结合。”

    被告律师张复友则反驳称,网站的新闻报道并不能对“手稿是书法作品”加以印证。

    随后,双方律师从创作目的、创作形式、美感、字数、是否修改等方方面面进行“手稿是否是书法作品”的辩论,唯一能达成共识的只有“目前没有针对书法作品的普世认可标准”。

    张复友强调,依据 “谁主张,谁取证” 的法人思维,应该由原告承担证明“手稿是书法作品”的责任。

    矛盾集中在哪里?

    原告律师赵卫康表示,被告未经原告的允许,执行了包括复制、展览、发表、发行和互联网传播等一系列侵权行为,侵犯了原告的著作权,依法应当赔偿原告的经济损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表演、放映、广播、汇编、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作品的,应当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

    赵卫康强调,发表权是本案中社会影响最大的一个点,也是原告迫不得已起诉之处。“1958年的手稿本应留在人民文学杂志社,后来受一些社会历史原因流出。但是现在,这边茅盾的后代在默默且艰苦地收集茅盾的手稿,那边南京的拍卖场上又是肆无忌惮的拍卖。如果社会公众受到这种拍卖影响,任何想赚钱的人都会想着去收集茅盾这样名人名家的手稿,这对茅盾作品收集、保存、管理、利用都是极其不利的。”

    让茅盾家属特别不满的是,在拍卖之前,南京经典就在南京丁山花园大酒店对手稿进行了预展,既展示了手稿原件,也向观展者提供了印有手稿的宣传册,且“未对观展人员进行出入限制”。直至目前,《谈最近的短篇小说》手稿仍被完整收录在南京经典官网,手稿的全部细节向公众开放。

    茅盾手稿天价拍卖破了中国文学作品手稿拍卖的价格纪录

    直至目前,《谈最近的短篇小说》手稿仍被完整收录在南京经典官网,手稿的全部细节内容可以由公众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

    “对于过世不满50年的作者,他的作品的发表权是在继承人那里。没有继承人的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都不可以擅自进行发表。无论是作品的物权所有人,还是受委托的拍卖公司。在拍卖之前,被告通过各种方式将手稿公之于众,严重侵犯了原告‘要不要公开’‘以什么方式公开’‘向什么人公开’的发表权。这是本案诸多侵权中最重要的权利,也是公众对知识产权特别需要警醒的。”

    赵卫康还提及,手稿原件本应处于人民文学杂志社或国家档案馆等依法负有保存职责的单位的保管之下。被告在拍卖时和拍卖前后也公开了当时刊发该文的《人民文学》的发稿签,客观上构成了对非法占有和转让茅盾手稿的肯定和夸耀。

    茅盾的孙媳杨韵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茅盾交给人民文学保存的手稿怎么会落到私人手里?拍卖行公布手稿的发稿签表示这个东西当时确为人民文学掌握着,那手稿是怎么到卖家那里去的?这其中物权的合法性也需要进一步探讨。”

    茅盾手稿天价拍卖破了中国文学作品手稿拍卖的价格纪录

    当时刊发手稿的《人民文学》发稿签

    著作权人和物权人起冲突时谁占上风?

    被告律师张复友称,即使假设手稿是书法作品(被告方并不承认),被告的拍卖流程也完全按《拍卖法》进行。“侵权行为要具备行为违法要件。被告依法拍卖,程序合法,合法行为,不可能构成侵权。”

    在他看来,本案的焦点就在于拍卖过程中,著作权人的权利和物权人的权利起了冲突。但《著作权法》第十八条规定,美术等作品原件所有权的转移,不视为作品著作权的转移,但美术作品原件的展览权由原件所有人享有。“著作权人有展览权,物权人也有展览权,这两个权利发生冲突时物权应优先。”

    “假如涉案手稿是一件第一次发表的书法作品,必然涉及原告说的发表权问题。法律赋予原件所有人展览权,但大家试想一下,展览作品中必然要公之于众,必然和发表权发生冲突。但法律在此没有做限定。”张复友认为,由此可以理解立法赋予(原件所有人)展览权时就涵盖了可以发行的权利,“否则展览权是无法行使的。”

    热门排行

    辽宁快乐12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