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ucaia"></nav>
  • <nav id="ucaia"></nav>

    一米综合资讯社区

    【博客自传】认识自己

    时间:08-01/2016 14:09 | 点击次数:

      认识自己

      平房纸糊的天棚至少要一年换一次,一是不定怎么就四下开裂弄破了,二是天棚上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小世界,各种小动物高高在我们之上和谐相处,它们大多处在黑暗之中而少见光明,它们以纸天棚上干裂残留的浆糊为生从不懈怠啃食,我肯定它们有时是连同我们党的喉舌载体一同吃掉的,这得增添多大的内在动力啊,看那些墙边大小不同的网眼就知道。它们虽是近亲繁殖,却不见痴呆傻愣者外出招摇,最爱出风头的当属一种叫“草鞋底”的虫子,它像蜈蚣似的有无数条细长腿,经常半夜下凡在墙壁上玩漂移;褂幸恍┓⑸时渖烟コ扇缧》啥曜拥亩,从它们向往光明投奔灯泡的义无反顾之壮举来看,其智商情商似乎不在我之下,因为我始终没有解开这个谜团虽然我经常躺在床上猜:我关灯以后你们还会这样激动不安吗。多年以后才稍稍知道一点,这个世界是在夜里创造的。动物世界里的暗战和激动一点不比光天化日之下的罪恶差,且不必戴上阳光下斯文的假面具,而且它们在暗处会以为我不知道,尽管我就睡在它们下面。

      会扎彩的同学在造纸厂工作,那天我专门去邀请他来帮忙也定好了日子。造纸厂早先建在市郊的白浪河边上,与人民公园后门斜对面,反正你刚好闻到臭味的时候就离它不远了,高中同学男女好几个都在这个单位,有的见面好像不认识了。

      到了开工的日子同学没来,不知道是啥原因,以后大家都没再提这件事,见了面我们之间好像从来没有发生“失约”似的。不能因为他没来耽误了开工,因为我做了精心的前期准备包括酒肉。记得是母亲给我刷浆糊打下手,我自己上下来回仰贴爬糊,按时完成任务很高兴因为高高在上的动物世界又有饭吃了不过这次我加了点六六粉在浆糊里。一切都很到位不细瞅看不出是新手操作,我为此得意一直到现在。

      有些人,听他吹牛行,他有事用你也行,这个好像是天然的且与你和他有多少年的交情无关。咱不行,吹牛皮不行,请人来帮工干活不行,这个是天生的且与我帮不帮他们无关。从此我逐渐体会到了自己天傻的本性并开始做自己该做能做的事减少要求,有事尽量自己来,虽然我还在继续改善自己的努力生活。

      闲逛暑假

      每月的十五号就值得期待,下个月据说我就是二级工了,就每月三十一大毛了。

      糊完天棚的第二天,我又像个粉刷匠一样粉起自家的墙来。买一大块粉土泡在大洗衣盆里,为了不掉白粉要多掺浆糊,更重要的是要把浆糊和粉土完全搅拌均匀,这可是个力气活。下午时分,我正干活呢,同学来了,来告诉我他家刚买了台电冰箱,他一边说一边四下躲着我四溅的粉土滴。我当然对此没有多大兴趣因为你买弄完了也不搭把手,我爬上又爬下,全身斑点狗似的,买个冰箱不用专门来跟我讲,不就是盛剩菜吗,又不是没见过。我记得为此还与母亲吵了几句嘴而且还一脚踩空把笨重的身体摔在了地上,母亲又是心痛又是着急又是埋怨,还好是肉厚的屁股先着地没有扭到脚腕子。

      我们同学有部队青年,他从小在军营里长大,又高又帅,那天我们一行十人在她的恋爱对象也是我们同学的带领下去炮八师他家玩。我们坐的是三路公交车,其中一个同学与卖票的姑娘很熟,一上车他们就开始聊,有说有笑还动手推,又使眼色又暗示让我们快到那里去坐下。这一路直看得大家干眼馋,票钱是省下了,可他俩一直聊到终点下车还不完事,我心想还不如买张票呢。

      看人家把车子保养的,前后圈铮明瓦亮,辐条一根根精神,链条紧张有度油脂汪汪,车架乌黑发亮,后座坚固有型,脚蹬子一尘不染,那车铃响起来哗哗的,那座子是戴海绵保险套的。再看我那“驴”,才来半年,好像受尽了虐待似的,其实也没咋地,就是只骑不收拾,就盼着下雨,下雨就推出去给它淋浴,从来也没给它上过什么油脂之类的护理产品,对不起啊我心太懒啊。

      奶奶生日啊,为何就我自己来了啊,你们都真的很忙吗,八十多岁的爷爷奶奶有点糊涂但他们忘不了有五个孙子一个孙女七个外甥。

      在沉寂的沙漠上,只要探索就能发现。何况这“人漠”并不沉寂,即便是在深夜,不用探索也有发现,那些秋虫在宣示在召唤。

      八月十八日这天,我去同学家玩恰巧另一同学来约他去文化馆打乒乓。我们就一同去了可我对乒乓很陌生因而他们打乒乓我则在街上闲逛我的暑假。那里有个私人设的卖成衣的点,他们从外地倒过来不少花红绿色的服装,长长地一排吊在绳子上,绳子在两棵树的腰间系个死扣,树立在马路边上,马路上有我的影子,影子的脚印不留痕迹。那是位变魔术的江湖人士,大人孩子一大圈,他正在玩“仙人偷桃”的魔术,可是很不巧,就在他准备伸手要钱的关键时候,来了两个戴袖标的“城管前身”把他给轰走了。文化馆门前的广告牌比它自己的招牌大多了,不但花哨还更有新意,文化馆的院子里有个小花园,花园里有个水池喷着自来水流淌在假山上,一位老园丁在修剪冬青树的枝叶,一块牌子上写着新进一批港式武功录象带租售放映中。再往里就是图书馆,里面有我的一位小学同学,她说她的工作就是读书看书收发书,都快成书呆子了。我说你别不知足了这里的环境多好啊但当我想起是该回去找我的同学时候发现他们都回家了我都不知道许是他们以为我就是不言不语自己回家的人但我记得我们是一起来的啊我的车子还在啊我就不敢猜你们早就各自回家把我丢下也不找一找。

      不知所云

      残夜零风身影孤

      初秋群虫梦想语

      唱来东方亮鱼肚

      获悉唯自昼里误

      口中猛吐害人雾

      睛处透出新柳絮

      抱是空然浑一体

      恨了终未到晓时

      未到长夜末,长夜难度,并非难明。适才君君甜睡之际,定然梦不想一睡到天亮。恕汝不知,未可知,为何知。吾立于这浑浊之夜色浩浩,远望星云得意,近视残夜月半,乃思汝之心之情刻生。然其思者乃单思耳,为汝所不闻也。本欲默然下泪,其风抚止,故献此拙物以酬风。谢歌曰:尔欲前往兮夜直正黑,尔欲相唤兮有梦不闻,吾急极欲兮急极必反,风携语相告兮尔又深眠。

      我伸手向夜空一抓,空空也如,弗如她自来。

      一个人在大街上走是有点不自在,有熟人就说几句吧,亲热闲聊短话长说。好在我的小城无论你在哪里总是不能偷着干事因为总可以碰到熟悉你的人,每每此时我总是大瞪着眼等他看过来我就先打招呼因为我总是没啥事从不主动麻烦别人,这就奇怪了除非碰个满怀他们大多视而不见我就知道他们是故意假装错过我,而我在这方面又本性高清清的想改也改不了因而擦肩而过不打招呼的熟人经常有啊,本来聊几句没什么可怕的如果不是张三李四传些闲言碎语,语言的魅力还是能展现一些个人能力的,但后来我注意到经常碎嘴有了利害还有祸从口出的危险因此我开始做我自己说我自己,你说的比唱的好听可我做给自己看对自己负责还能妙笔生花宽世界。

      昨晚去看了一场电影,可能是想去艳遇但就我这里两下子有艳遇也不敢艳遇可能还幻想艳遇来袭咋办呢。人不多随便坐可我还是去看了一眼我的座号有对情侣占去了,我刚想就近下坐这时来一对夫妇抱着孩子问我说你一个人还是两个人啊,要是一个人就到那边坐行不行。我听到此处大吃一惊,可我不就是一个人吗,一个人不行吗,还是耻笑我都这么大了咋还是一个人出来看夜场电影啊……我看着他们暗自退到他们给我指定的地方,赶紧环顾四周几下,还好,也有几个单身来看夜场电影的姑娘。

      有事你说话,同学家的天棚该换了,没说的,一天完活。

      碎碎念旧

      熟睡的脑袋不做梦,最深的夜色无伴侣。我就来,就来。

      “我们未尝幸福和荣誉就匆匆奔向坟墓 一面带着嘲笑的神情频频回头”,这两句像诗歌样的文字大概是我那考上大学专业学画的同事忠给我的诗集里的句子,那天我去他家见他还是清秀清秀地翩翩艺术气息,他们几个大学生见我像是社会青年的样子就更加疯狂地念叨起大学生的“大”字来,“我们搞美术的……大艺术”这话把我听得不知所错,“不要小看那些整天木处处的人,这样的人更毒啊”这话把我听的来气了,我是坐在那里没讲话没插嘴没哈腰没分烟,今天还就是不分了,就今天这架势,以后也不想再来了,你们自己去大学生吧。一句话就能把同事从欣赏变成了蔑视,“善变的人小”,我心里话,不知是骂自己还是骂大学生的“大”字。

      成为朋友很难,但成为有意见的熟人很容易,我不想在不平等的状态下被利用。

      从上午开始干,下午两点才吃饭,晚上又忙到快九点吃饭。不是为吃饭而帮工是因为帮工不得不吃饭,看你的父母,像没事人似地凭啥我们就应该啊,中午吃你们剩下的盘子底晚饭又是残羹剩菜就馒头不是咬了啃了是整个的,还好意思叫喝酒。这真是两难啊,不吃硬走不行让人家说咱为了顿饭急眼但坐下来应付我还不想给他这个面子。

      照片上的影像是人的局部,镜子里的影像是人的暂时,文字里的影像也记录不了内心,我到底在哪里。

      小时候玩这玩那是为了让哥哥看着我跟着哥哥凑热闹还经常挨打挨训,自从可以独立玩耍以来除了犟嘴就啥也不爱好了。但那夜与高中同学君一起去捉了次蟋蟀,半夜我们骑车出发,好像是到了人民医院的东南方向樱南一代的菜地里,记得我在人家的茄子架下发现一只半斤多的蟋蟀,可惜没捉住。凌晨四点多回宿舍睡觉,下午醒来后发现车子前后圈满是黄泥,不知道有没有人怀疑我半夜去作案。

      那天下午我一身臭汗拖着一车煤为了同学,正到东风大楼门前,我突然疑似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你不是你啊,又想抬头看你又想低头拉车可偷看清楚之后还是低头快拉了几下煤车心想:太像了,幸亏不是。咋这么像呢,看我这狼狈样子。

      我之思想我之测度,特别是我佯装没事时候则更是环其左右四周:少女的颦眉秀聚焦多少爱恨,少妇下意识地拉拉腰间的上衣,妙龄者高傲,小子伙狂妄。那小儿四下找母亲,叫卖者声声紧张,乞讨老者向天地磕头致谢,偻着腰自己倒垃圾的老媼。皮孩子非要踩着墙根走,彬彬者顶一下鼻梁上的眼镜架,……谁知道我的存在是不是大煞风景啊,不知道有谁记得我曾经的风景煞风景。

      年轻火大火旺,记得二十郎当岁时侯每年都要长一次“针眼”。有句俗语是这样说:偷人家的针偷人家的线,长个针眼给人家看。那个“针眼”快熟的时候每天早上起来睁不开眼,用清水要洗很长时间才能把“针眼”里流出来的东西洗干净。

      “霍元甲来了”,我看了眼这么懂我的小姑娘,满心生怨她还小。

      和衣躺下不多会儿,三个同学来宿舍把我哄起来其中一个说:我想请他俩一起去吃和乐,一摸口袋没带钱,来看看你是不是很愿意请我们三个去吃和乐啊。好你个提着裤子去跳舞的穷小子,你请客叫我拿钱,是不是在来我这里的路上朝他俩夸下?诹,最后我花了钱他俩还要佩服你有水平?鞑豢靼,不亏啊,做冤大头亏什么啊。

      我认为

      凡是天生的,都是自然的且不存在任何“缺陷”。

      因此我对所谓的“先天残疾,先天缺陷”这样的人类描述是不认同的。自然界山山水水一花一木的先天缺陷在哪里,战天斗地改造自然不是因了自然环境的缺陷而是因为人要满足自身的过度需求。阳光空气和水的先天缺陷在哪里,躲避阳光过滤空气制造纯水是因为人类被商业化了的科技误导而产生的恐怖需求。当飞禽走兽地虫海鲜成为人们打牙祭的盘中美味时候,它们的先天缺陷在哪里,仅仅为了满足口感催生了无数产业他们为了攫取暴利把科技当成婊子在你面前招摇你爽过之后开始后悔这是你的无理需求。我把类如这样的需求称之为“需求缺陷”,因为人的“需求”如果是自然的应该是在本能之外毫无需求,自然之外的需求必须通过人工来实现,而人工了的一切必然是有缺陷的,因此凡是天生的就不会存在任何“缺陷”。本能是什么,本能就是看上去像是“主动”的那部分需求。说凡是天生的就不存在任何缺陷就是说自然是万能的,她没有隐藏什么也不用你去发现,她全方位同时发生针对的是万物,是万物负责万物且不以结果论英雄,因此我说:自然比人类更聪明。商业科技和法制下的人类社会看上去一片繁荣,但它们无一不隐藏了黑幕而且以线状的因果关系论输赢,因此它们是有缺陷的也是无法弥补的当然就不是万能的。本来自然是没有也不需要真理和谬误的,所谓的“客观世界”不过是每个人主观世界里的世界,是人类“需求缺陷”的体现。贩卖客观真理的人往往就是把自己的主观认知当作被科学化了的商品来推销,因此主观认知下的"缺陷"就成了所谓的“先天缺陷”,这样的谬误在人类社会中传了几千年不但人类失去了最自然的属性而且迫使人类患上了集体妄想症:逃离自然。那么人本身呢,人的生产是自然的为何有的就是“先天缺陷,先天残疾”,这其实是一种认知和对比的结果。人的生产是人的本能之内的事情,本能之内的一切都是自然的,凡是自然的都是不存在任何缺陷的,所谓的“缺陷”在这里首先应该的认知是“不同”,既然是不同就不该有比较,没有比较就没有发言权,难道你还认为自己有发言权吗。且不说“缺陷”这个说法是否存在歧视,单就现代人类社会里的人来讲凡是能人工的都人工了,人工化了的人还是自然状态下的人吗,就是人的生产也被人工化了许多,因此,人的“残疾”不可避免但绝对不是先天的,别再抹黑自然。

      新学期开始第一件事就是新教学楼落成新教室乔迁,师生全体乐呵呵,我们从仓库一步上了三楼,大有平步青云的感觉。才一年的时间,我们就大大改善了学习环境,不知道那些照本宣科的老帅们被我们训练的咋样了,也听说暑假被安排去培训。嗨,改变世界的摸样比改变一个人的内心容易多了,就是上下楼有点累啊。

      三好选

      看一堆二十多岁三四十岁的工人学生挤在一起评上一学期班里的三好学生,也蛮有意思。老师开完班会下个通知一切后事由班长代劳,你别说还是差额选举,候选人一般是按考试成绩排名产生。也很简单,全班五个三好学生名额取前十名同学由大家不记名投票,只是可惜了十一和十二还有十三名的同学,他们的表情由简单到复杂从复杂到更复杂是不一样的。此时大家才真正考虑选举标准,首先是人员好,女同学要模样好,最后才是功课好。每个同学还有额外提名权,如果你认为谁可以就可以提就可以投。在黑板上画“正”字的时候,也很严肃正式,唱票监票划票各部门一样也不少。候选人名下随着一个个“正”字的增加他们的脑袋却在不停的歪下去向一边,如果你发现他一正脑袋那准是增加了一票,如果你看他的脑袋一动不正地待在那里,那准是觉得还有希望。最有意思的是唱票的同学突然念到一位意料之外的同学名字时候,能把划票的同学唱愣了把全班同学唱笑了把监票的同学唱过来看一眼,全过程监票的同学就过来粗略地看了一眼,也不知他看清楚了没,肯定没看清楚。有时候唱票的同学故意念得特别快,又随手把选票攥在手心里。而划票的同学也有高招,当“正”字划到他身前的时候全班监督的眼睛也成了摆设只见他胳膊肘一动马上又去应付其他了。其实我的注意力全完不在这里本根不在这里,我除了投我喜欢的女同学一票外就是在最后排看最前排的她,还要除去我心里的想法:也没有同学恶搞我一下,哪怕一票也算闪了。

      从小细细来慢慢算只用手掌不够加一脚用不了一共念了十三年半书,三好学生几乎年年评选,可我从来没记得当选过。这事我念念不忘是因为我一直在总结,可能是不适应过度文明的群体活动吧,可能是人化了的竞争太无序了吧,也可能是我骨子里的自卑忍让造成的吧,又可能是把名利看得重于泰山了吧,总之我从来没有当选过什么三好学生。这事我耿耿于怀还因为我记得三好学生的标准开始是思想好品德好出身好,后来是品德好组织好劳动好,后又是觉悟好品质好纪律好又成了思想好学习好祖国好,再后来就学习好成绩好考试好,老师好同学好家长好,高的好富的好帅的好白的好性感好美的好你好我好大家好。这事让我念兹在兹还因为我把新“三好选”的一切做足了准备,如果没人来敢跟我竞选我就是代表自选,其标准是:自选好,自管好,自慰好。

      热门排行

      辽宁快乐12微信群